拜腾、赛麟、博郡均被央视点名 江苏省电动汽车产业该如何算账?
       央视财经6月28日报道称,拜腾烧光84亿造不出量产车

  
报道称,造车新势力的代表拜腾汽车已经陷入经营危机,拖欠员工薪资4个月之久。消息显示,拜腾上海办公室4月撤租,北京办公室6月17日撤租,南京工厂近日也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
  
信息显示,拜腾汽车自2017年成立以来,共进行4轮融资,总金额约84亿元。这意味着,拜腾汽车烧光84亿,却未能造出一台量产车
  

拜腾、赛麟、博郡均被央视点名 江苏省电动汽车产业该如何算账?(图1)

  
天眼查数据显示,拜腾汽车所属地为江苏省,其主要投资人包括富士康、腾讯投资、和谐汽车、启迪金控、中国一汽、宁德时代、日本商社丸红等,其工厂建在南京。
  
拜腾两位创始人分别是戴雷和毕福康(毕福康已于2019年4月离开拜腾),两人均为外籍人士。其中戴雷和中国渊源颇深,其本人曾在南京大学修习中文,其太太为他在南京大学的同学。
  
拜腾、赛麟、博郡均被央视点名 江苏省电动汽车产业该如何算账?(图2)
    拜腾创始人戴雷

就在今年3月8日,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委区政府新媒体平台“栖霞视点”发文称:863亿!栖霞铿锵按下74个项目快进键
  
其中,拜腾汽车母公司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即FMC)被列为江苏省“先进制造业”的代表性项目
  
拜腾、赛麟、博郡均被央视点名 江苏省电动汽车产业该如何算账?(图3)
        拜腾工厂内景 栖霞视点发布于今年3月  

3月9日,栖霞视点再发文:加速度!栖霞110亿FMC电动汽车项目竣工投产
  
消息人士告诉本刊:拜腾南京工厂确已建成,并前期软膜生产了50台左右的EP样车
  
也就是说,就在3个月之前,拜腾汽车还获得江苏省地方政府“背书”,为其摇旗呐喊。其工厂3月上旬竣工后,还生产了50台左右的EP样车
  
但转瞬之间,拜腾从江苏省“先进制造业的代表性项目”、天之骄子,演变成如今濒临破产的造车新势力,整个过程仅花了不足100天
  
是什么导致了这一改变?到底拜腾内部发生了什么?恐怕外界永远都难以知晓。笔者猜测,就现状看,整个江苏省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或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清算。必须要有人为此负责任。
  
拜腾在整个江苏省并非孤例事件。同一时期,媒体报道称,同在江苏的赛麟汽车,其国有股东南通嘉禾前后共出资66亿元相助其造车,但赛麟迄今为止仅卖出9辆车。
  
6月23日,赛麟上海分公司被法院查封。 
  
拜腾、赛麟、博郡均被央视点名 江苏省电动汽车产业该如何算账?(图4)
  
此前,据赛麟汽车前高级法务乔宇东实名举报,赛麟汽车创始人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骗取了赛麟汽车(主要投资人为国资)的实际控制权。事件发酵之后,外界了解到的信息显示,王晓麟早已遁身美国
  
天眼查信息显示,赛麟汽车主要投资人为南通嘉禾(国资)等,创始人王晓麟为美籍华人。  
  
拜腾、赛麟、博郡均被央视点名 江苏省电动汽车产业该如何算账?(图5)
    地方政府领导视察赛麟

同样深陷泥潭的还有来自南京的博郡汽车。媒体报道称,博郡汽车前后融资十数亿人民币(主要出资人为国资),但仅造出了几台展车。目前,博郡汽车已经欠员工薪资高达7个月以上,上海办公室已无人上班,随时面临破产清算的境地。  
  
天眼查信息显示,博郡主要投资人为中科招商、淮安园兴、中化国际(国资)、浦口高投(国资)等,创始人黄希鸣为美籍华人。  
  
资料显示,同在江苏省的新能源汽车公司还包括:南京知豆、江苏敏安、前途汽车(苏州工厂)、理想汽车(常州制造基地)、陆地方舟(江苏)、康迪电动(枫叶汽车)、晶能新能源(南京),以及T3出行(采用车辆均为新能源)等,这些新能源汽车公司(或出行公司)都曾经或至今仍是江苏省重点项目,但拜腾、赛麟、博郡等新能源汽车的东窗事发,或为整个江苏省的新能源汽车事业蒙上一层阴影。  
  
针对新能源汽车,行业共识是,未来中国能存活下来的新能源汽车公司仅3-5家。但2015年以来,中国打着“互联网+电动”的标签进入新能源领域的企业接近50家。截至目前,全国有近40家造车新势力,但有销量数据的仅有8家,分别是蔚来、理想、威马、小鹏、合众等,其中和江苏省有关的企业仅理想一家,江苏省内其他新能源汽车企业将何去何从呢?
  
栖霞视点今年3月9日刊登的“加速度!栖霞110亿FMC电动汽车项目竣工投产!”的文章称:FMC该项目投资110亿元,项目占地1200亩,设计总产能为30万辆,预计二季度实现量产目标。拜腾首款车型“M-Byte”2021年从中国向美国出口。  
  
浦口发布20219年10月10日发布文章“总投资达269.7亿元 浦口15个重大项目集中开工!”,文章称:芯郡标准化生产厂房项目,总投资45亿元,拟建成年产30万辆纯电动汽车生产基地,建成后,预计年纳税约2亿元,可带动约2500人就业
  
“2021年从中国向美国出口”,“建成后,预计年纳税约2亿元,可带动约2500人就业”,当初的言之凿凿犹在耳边,转眼间这些企业即濒临破产倒闭。 
  
从拜腾到赛麟,从前途(江苏)到博郡(南京),从当初的“出口美国、增加税收、促进就业”,到如今的集体失业,数千名员工被欠薪数亿,以及诸多上下游供应商纷纷被欠工程款项,不啻于一场灾难。
  
到底谁该为此负责呢?是企业家,还是负责招商引资的有关部门,又或者是身陷其中的员工们?恐怕只有身陷其中的人,才知道其中之况味。
  
以史为鉴。2008年发生在美国的次贷危机令人印象深刻,美国经济因此严重受挫,很多家庭陷入困境。但在事情之初,一些美国政客认为房屋所有权是实现美国梦的第一步,历届政府一直向银行施加压力,让银行为以前无力购买房屋的人提供更多贷款。
  
在金融创新和政治压力的联合推动下,当时的美国诞生了一种新型抵押贷款:首付很低,甚至为零。监管不力导致不法贷款人利用借款人获利——贷款人提供贷款,但不要求借款人提交相关材料,如收入证明或资产证明等
  
买家数量的增加推高了房屋价格,导致市场过热。随后,美国历史上著名的“次贷危机”爆发,直接导致了有158年历史的银行——雷曼兄弟破产,由此触发了导致全球大衰退的金融危机
  
如今,距离美国次贷危机差不多十年之后,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大热,巨量的资金涌入这个领域,但是谁才是那个能够真正创立一个有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品牌的实干家,没有人能够真正慧眼识珠。一大批逐利者顺势涌入,市场的辨识力在一片混沌中失去了方向,一场危机由此爆发。  
  
幸运的是,这场新能源危机的规模,远没有美国次贷危机那么大。但如何收拾这个残局,考验着行业的监管者,以及每一个深陷其中的人。  
  
对普通人来说,在正确的时机,选对正确的行业,选对正确的老板,意识到错误时及时止损,恐怕是这场危机能够教给他们的唯一道理。

(汽车头条)


相关推荐MORE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