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肆虐下 引发全球供应链多米诺效应!

目前,中国已融入复杂的全球化供应链,并且成为了全球制造业供应链的枢纽,疫情对中国的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随着疫情在全球扩散,全球供应链面临严重危机。供应链中断、工厂被迫停产、销量下滑等问题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接连上演。随着部分工厂的停产在继续,人们对供应链的关心也在与日俱增。

 

疫情肆虐  阻断全球汽车供应链

单就湖北而言,聚集了博世、德尔福、法雷奥、弗吉亚、伟世通、安波福等大批国际主流零部件企业的生产基地。一家零部件企业高层称,目前的情况还不能说断供,“因为对车企对零部件来说,疫情灾难带来的影响都是一样的。肯定会有缺件生产不了,尤其是湖北重疫区的零部件短时间难以替代,车企和零部件只能是互相协调、互相配合。”

 

另据公开数据,2019年,湖北省汽车生产量占全国的8.8%,位列全国第四。武汉作为中国四大乘用车基地之一,汽车业是其第二大支柱产业,约占全市经济的20%,直接雇用人数高达20万人,间接雇用100万人,汇集了五大车系,十家制造厂。而武汉之外,湖北之内,襄阳有东风日产、宜昌有广汽传祺、十堰有东风小康。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湖北省汽车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达1482家。对于全国来看,疫情所带来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目前,虽然国内疫情渐趋稳定,企业已经全面复工复产。但一方面我国汽车诸多关键零部件和关键设备均来自日韩。其中,韩国占全球内存产能的70%,疫情重灾区庆尚北道的鱼尾市又称韩国的硅谷,集中了三星、三星SDI、LG电子、海力士等半导体与电子顶尖企业;日本则集中了全球半导体核心材料硅晶圆片一半产能。以日韩为主的疫情将对我国汽车半导体相关零部件板块带来较大影响,其次是动力总成、电机电控等相关零部件板块。

 

另一方面,在欧洲疫情全面爆发的当下,欧洲主要汽车和零部件制造商,纷纷开始关闭工厂,削减产量。而我国出口欧盟加英国的总数已超过美国,此次欧洲疫情的发展及造成的生产停顿,无疑将对我国汽车供应链带来不可避免的冲击,甚至直接影响到我国经济。

 

为此,更多零部件巨头们不得不一边精简现有业务,例如调整生产计划、剥离亏损业务,甚至关厂、裁员,以获得更大的利润;一边耗巨资投资未来,加大对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等新兴领域的技术和人才储备,聚焦新的盈利增长领域。只不过,这仍是个较为丰满的理想,疫情的全球肆虐导致大多数企业营收、利润双下滑,企业将不得不调整全球投资计划,并实施收缩聚焦战略,放缓对新业务的扩张。对于企业而言,产业变革或许不会停滞,发展进度势必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这已不再是独属于中国的“灾难”,在“全球疫情还将持续3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共识下,汽车供应链下游需求持续走跌、上游原材料供给困难、跨国物流遥遥无期、自身企业防疫压力倍增,成为全球汽车供应链接下来将要共同要面对的难题。疲软的车市需求、漫长的疫情期,让全球汽车供应链未来发展趋势充满了不确定性。

 

供应紧张  被动元件涨潮不断

进入2020年后,电容、电阻、电感等被动元件的供货都相对紧张,厂商持续提价。据代理商表示,春节后随着国内疫情不断加剧,市场波动非常大,部分型号的电容和电阻交期延长至12-16周。虽价格涨势很好,但根本没有货,上游厂商自11月底开始控制出货,目前也没有放松。3月,龙头厂商国巨又调高了产品价格预期涨幅,最新涨幅在70-80%之间。

 

被动元件是电子元器件中的一类,不需要外加电源就能正常工作。具体来说就是指电感,电容,和电阻这三类产品,主要有控制信号传递、增益信号大小等功能,对于芯片、通信、面板等高新技术是必备元件。目前,由于节后的疫情带来开工困难,被动元件供应量无法满足需求。目前订单已外溢到其他厂商,涨价效应已然形成。

 

受疫情影响,短期内,MLCC、晶片电阻的库存均不到30天,预计第2季被动元件报价将持续上涨。但从长期看,会处于平稳发展。据推算,被动元件年度整体市场规模在300亿美元以上,未来,5G、新能源汽车等产业会驱动被动元件规模持续成长,下游需求持续向好。同时在中美贸易摩擦下开启的国产化替代进程将有望持续至上游被动元件领域,为中国企业迎来“国产替代”机遇期。

 

长期展望  供应链分散化趋势加剧
      谈到疫情对产业的长期影响,预计疫情过后,整个产业链在全球范围内分散化的趋势将进一步加强。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日前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指出,“需要高度警惕的是,疫情或将导致跨国公司进一步审视其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比如,为了应对危机,汽车配件企业伟福科技宣布将其武汉工厂产能转移至菲律宾工厂,汽车电子企业罗姆半导体也表示将在泰国等东南亚国家进行替代生产。”

 

不可否认,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在庞大的市场需求下,布局中国是诸多跨国企业降低运输成本、贴近客户的重要战略选择。但是面对东南亚、非洲、墨西哥等国家及地区,中国已不再具有劳动力成本优势,劳动力成本作为企业布局的重要考量也势必会对跨国企业的全球布局产生关键影响。

 

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跨国公司将减少对中国作为制造业中心的依赖。与过去两年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一样,冠状病毒的爆发将加速跨国企业分散供应链,形成全球制造的多元化。不仅是原本的国际化企业会这么做,中国本土企业也会加速整个供应链的全球化布局,因为制造业中心任何部分的崩溃都可能对全球供应链的整体功能产生巨大影响。

 

对于中国企业而言,为防范全球疫情升级所带来的损失,也应加快研发,进口替代的步伐。以汽车半导体为例,随着汽车智能化、网联化不断发展,此类相关零部件已成为我国汽车供应链中不可或缺,且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国产替代”,提升市场份额,进而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也将得到进一步强化。与此同时,中国企业也应该从全球制造向全球研发不断转型,以此适应新形势下的供应链全球化之新格局。


新冠疫情肆虐下 引发全球供应链多米诺效应!(图1)

相关推荐MORE
参与评论